fbpx
Blog Header (1)

收债公司解决集体诉讼

梅兰妮·格雷斯·韦斯特(Melanie Grayce West)
华尔街日报

一家位于新泽西州的收债公司及其律师事务所已同意解决集体诉讼,该诉讼称他们滥用纽约市民事法院系统,试图就成千上万的AT&T Wireless债务收取数千万美元。被纽约人欠了。

Asta资金 公司 新泽西州Englewood Cliffs的子公司,子公司Palisades Collection LLC和新泽西州帕西帕尼的Pressler&Pressler律师事务所提议,双方共同支付$T390万,以了结指控。该案的原告并提交给了纽约南区美国地方法院。

除了和解金外,被告还同意永久停止对同班中超过60,000人的所有收款。根据法院文件,被告在针对该类别的判决中获得了约$8340万,已收集了其中的约$3700万。此外,Asta,Palisades和律师事务所还同意协助州法院撤销判决。

Asta Funding,Palisades Collection和Pressler不承认不当行为是拟议和解的一部分。被告律师没有再三要求置评。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 诉讼称,该公司拒绝评论是否将债务出售给Palisades Collection或Asta Funding。

对于原告而言,此案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非营利性纽约法律援助组织的律师丹妮尔·塔兰托洛(Danielle Tarantolo)称,许多人都被被告起诉,从未得知对他们的默认判决,他与私人律师事务所休斯(Hughes,Hubbard&Reed)的律师一起担任原告的律师。在诉讼中。

Palisades Collection的业务是从债权人手中购买按美元计的便士,以期能够充分 讨债,根据诉讼。在收债行业中,这是一种普遍做法,收债公司经常使用法院系统来尝试收债。

但该诉讼称,被告没有遵循适当的法律程序,没有证据支持索赔,而且在许多情况下,从未通知过原告提起诉讼。

根据该诉讼,法院判决了约50,000件违约判决,但集体诉讼中的许多客户仅在进行面试的安全检查期间,或者在薪水或银行账户中缺少钱时才了解该判决。塔兰托洛说。

塔兰托洛女士表示,平均判断为$1,729.77,平均收集量为$1,354.62。

布朗克斯区的迪奥尼西奥·因凡特(Dionisio Infante)今年31岁,来自布朗克斯(Bronx)。当时,他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纽约法律援助小组的律师已经帮助Infante先生取回了他的钱,并取消了对他的判决。律师估计,在$3百万和解基金中,有10,000至15,000人将分得一部分,另外数千人将被撤消判决,并停止征收。

因凡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拿过电话费,而那时候,那是我父母的名字。”

这一判决使他开始了新工作,然后在反复的开庭审理中,他得知他欠了一个他从未拥有过的无线帐户超过$1,300。因凡特(Ifante)出庭后说,由于判决,他接到了收债公司的多次电话。

“当时我没有钱,”诉讼中一位具名的原告之一Infante先生回忆道。 “但是如果我有钱,我会还清这笔钱只是为了让他们让我独自一人。”

最初发表于 华尔街日报 上四月4,2018

分享这个帖子

相关文章

NYCHA’s Section 8 logjam continues on for too many

An error in NYCHA’s case management system that wrongfully terminated tenants’ Section 8 vouchers continues to leave tens of thousands in jeopardy. In this follow up article on the issue, NYLAG attorney Anna Luft offered further commentary on the struggle that tenants face in accessing key information from NYCHA’s customer centers.

阅读更多 ”

N.Y.C.’s Social Services Chief Said to Face Inquiry Over Shelter Failure

New York City’s social services commissioner is being investigated over his handling of cases where homeless families had to stay overnight at a Bronx intake office while applying for shelter in July 2022. In a testimony to the City Council cited in this piece, a lawyer for NYLAG shared the experiences of two of her clients who stayed overnight at the office.

阅读更多 ”
简体中文
滚动到顶部